6.2 基督圣体圣血节

2024-06-02   思高读经推广中心   阅读量:102

基督圣体圣血节

 

福音(这是我的肉,这是我的血。)

恭读圣马尔谷福音  14:12-16,22-26

无酵节的第一天,就是宰杀逾越节羔羊的那一天,门徒问耶稣说:“你愿意我们到哪里去,给你预备逾越节的晚餐呢?”耶稣就派两个门徒,对他们说:“你们到城里去,必有一个人拿着水罐,迎面而来,你们就跟着他去;他无论进入哪一家,你们就对那家的主人说:老师问:‘我和我的门徒吃逾越节晚餐的客厅在哪里?’他必指给你们楼上一间布置好的大餐厅,你们就在那里为我们准备吧!”门徒就出去,进了城,所遇见的,果然和耶稣对他们所说的一样;他们就准备了逾越节的晚餐。

他们吃饭的时候,耶稣拿起饼来,感谢了,把面饼分开,递给他们说:“你们拿去吃吧,这是我的身体 ”又拿起杯来,感谢了,递给他们,他们都接过来喝了。耶稣对他们说:“这是我的血,新约的血,为大众所倾流的。我实在告诉你们:直到我在天主的国里喝新酒的那一天, 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了。”他们唱完赞美诗,就出来往橄榄山去了。

 

 

【节日来源】

天主教会在“天主圣三节”后的星期四庆祝“耶稣圣体圣血节”,凡是无法在本日公开庆祝该节日的国家或地区,则延后至天主圣三节后的主日庆祝。这个节日所纪念的核心是圣体圣事的建立,因此原本应该在圣周星期四庆祝,但为了不影响圣周礼仪的焦点,而移在今日庆祝。

这个节日最早是由比利时列日(Lüttich)教区的一位奥斯定会修女茱利安纳(Juliana),基于一个从1209年起,多次看见的神视而建议,该教区主教于1246年首先在教区内庆祝,1264年,教宗乌尔班四世(Urbanus IV)以一封通谕将节日提升到一般教会节日的层级。

这封通谕最主要的执笔人,就是教会著名的神学泰斗圣多玛斯(1225-1274),同时他也编排了这个节日的日课及弥撒礼仪经文,其中最令人感动的便是本日弥撒中的继抒咏“熙雍!请吟咏歌唱……”笔者认为,不论以何种理由将本日的继抒咏由弥撒中省略或缩减,对基督徒而言,都是严重的损失。1317年,教宗若望二十二世更明令规定,普世教会都必须庆祝圣体圣血节。

 

【经文脉络】

这个主日,教会庆祝“圣体圣血节”,福音选自最后晚餐故事(谷14:12-26)中的两段叙述:最后晚餐的准备(12-16),以及耶稣在晚餐进行时所说的话、和所作的行动(22-26)。整段叙述由门徒们主动提出问题“该在那里准备逾越节的晚餐”而开始,但是故事的中心人物当然还是耶稣自己。

 

最后晚餐取代逾越节晚餐

经文首先指出事件发生在“无酵节的第一天,即宰杀逾越节羔羊的那一天”(12)。这是一个混淆不清的信息。因为,“无酵节的第一天”就是“逾越节”当天(参阅:谷14:1),但是,犹太人在逾越节前一天的下午宰杀逾越节羔羊,并在傍晚举行逾越节晚餐。如果谷14:12-17的意思是说,耶稣在逾越节前一天的晚上举行最后晚餐,那么祂就是在逾越节当日死亡。

可能这个时间信息的神学意义大于历史价值的:耶稣在犹太人吃逾越节晚餐时举行最后晚餐,显示祂愿意在面临死亡之时,以一个新的晚餐礼取代旧约的逾越节晚餐。这个思想也符合保禄在格前5:7所表达的思想:“因为我们的逾越节羔羊基督,已被祭杀作了牺牲”。

 

耶稣预先知道一切

耶稣打发两位门徒去寻找举行逾越节晚餐的地方,并且给了他们详细的信息(13-15),结果一切都和耶稣所预告的情形完全一样。他们发现了一个已经准备好的晚餐厅,耶稣和门徒们似乎是“被期待”的客人,这说明在事件发生之前耶稣就知道了一切。

这一点对于晚餐以后要发生的苦难事件一样有效,任何事情都不会使耶稣惊讶,祂事先就已知道一切,因为祂和父密切结合,接受父为祂所安排的一切。

整个故事的重点集中在耶稣身上,强调祂超越一切的知识,以及服从天父的意愿。因此,福音完全不提其他次要的细节,例如:没有提到拿着水罐的人的名字,也未说出晚餐厅的真正地点和主人到底是谁。

这段叙述大概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情况:在耶稣的时代,大部分在耶路撒冷拥有住处的犹太人,都乐意接待前来朝圣的人,并为他们准备举行逾越节晚餐的地方。

 

耶稣自我交付

“耶稣拿起饼来,祝福了,擘开,递给”门徒们,同时用言语清楚说明这些动作的内在含意。耶稣把这个饼当作祂的身体,祂说:“这是我的身体”(22)。在耶稣生活的时空环境中,“身体”就代表整个人,因此,耶稣把饼递给门徒的行动就代表祂把自己完全交付出去(参阅:格前11:24;路22:19)。

耶稣在面临死亡之时,举行最后晚餐,祂透过把饼递给门徒的行动及解释性的话语,预先实现了自我交付,显示祂整个存在都是为了所有的人。

 

新的盟约之血

耶稣举杯也同样地说了祝福的话语,希腊文“祝福”(Eucharistia)的原意就是“感恩”。最后晚餐中的这一个关键词,促使初期基督徒团体把纪念这个晚餐的礼仪称为“感恩礼”。

杯中的酒本来就属于庆节宴会的一部份,但是,耶稣把酒视作“自己的血”和“新约的血”。“我的血”和前面的“我的身体”相互平行呼应;透过把杯递给门徒的行动,耶稣建立了一个新的盟约:在耶稣的血中、亦即在祂的死亡中,一个新的盟约得以建立。因此,在这里所举行的感恩餐宴应该被了解为盟约的餐宴,出24:8所表达的盟约的预像在此得到实现。

这段经文也反映了依53:11-12:“我正义的仆人……承担了大众的罪过,作罪犯的中保,牺牲了自己的性命。”在这段先知书的背景之下,我们特别看见耶稣死亡的救援功效,同时也发现这个救援的普世性幅度,天主的新子民、普世性的子民因此出现在世上。透过耶稣为众人所流出来的血,产生了一个新的盟约的团体。

 

对天国的确信

耶稣在直接面临死亡之前,道出特别值得重视的先知性言语:“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,直到我在天国里喝新酒的那一天。”(25)。在最后晚餐之时,耶稣预见在祂死亡之后将要来到的天国,这个预言显示,耶稣在面临死亡之时,对于末世性的天国,也就是“那一日”充满确定感。

“那一天”就是耶稣特别所宣告、而且已经临近的天国,完全实现的那一天,在那一日将有末世性的新的宴会。基督徒在耶稣死后所举行的感恩礼,都含有对于这个末世性、新的餐宴的期待。由此可以看出,耶稣所举行的最后晚餐和祂的十字架死亡密切的结合在一起,同时,在这个晚餐的场合中,祂最后一次确切地预告天主的国必将来临。

 

“预言”开始实现

耶稣和门徒一起按照犹太逾越节晚餐礼仪,以咏唱圣咏结束最后晚餐,接着他们立刻前往橄榄山,最后的目标则是革责玛尼庄园(14:32)。在这个庄园当中耶稣更加地接近祂的死亡,祂在晚餐厅中所说的预言由此将一步一步的实现。

直到今日,基督徒在感恩礼便是纪念这个事件,一起领受基督的体和血,宣告祂的死亡,歌颂祂的复活,并期待祂(天国)光荣的(再度)来临。

 
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天主教周至教区”、“本站讯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于本教区所有。内容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本教区或本网站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凡教区、堂区或个人投稿,版权虽属本网,但文责由投稿者自负。

服务中心

教区简介 教堂地图